19轮尤文图斯拉齐奥
?

劇評 丨 現實生活的“深度”與“溫度”

發布時間:2019-04-03 15:00:22


現實生活的“深度”與“溫度”
——觀話劇《家有遺產》
  近年來,以家庭鄰里糾紛、遺產繼承、贍養老人等為主要看點的電視調解類節目呈現增長態勢。這類節目如同一面鏡子,不僅折射出社會的人情冷暖、百態千姿,更從價值、倫理、道德等不同層面展現著人性的復雜與真實。其實現實生活遠比電視里的故事和畫面更加殘酷、激烈,只是它在等待著富有智慧的創作者去探索與發現。由青島演藝集團出品、青島市話劇院演出的話劇《家有遺產》就是這樣一部直面生活,并從殘酷中開掘深度,從矛盾中探尋本質,進而觀照人性、呵護心靈的現實題材作品。
  《家有遺產》講述了鄭書軒、馬良躬兩家三代人的故事,圍繞鄭書軒“遺產”和馬良躬“存款”的去向這一主要情節線索,全劇展開了三條副線:一條是鄭書軒、馬良躬等老一代工程師、工人為國家的建設奉獻一生,退休后還要盡其所有力量,希望通過發明專利解決子女生活困難的線索;由此引發了鄭家內部兄妹、嫂姑之間關于親情、責任、信任、道德的博弈,以及馬家父子之間圍繞結婚買房的矛盾糾葛這一條極具沖突性的線索;而貫穿上述兩條之中的是以鄭小帆為代表的年輕一代的選擇,他們對自我、對家庭、對未來的責任與擔當,寓意著精神的傳承和價值的回歸。一條主線引出了三種面向生活、面向人性的命題,猶如一幅當代社會的世俗百態圖。

  全劇從“遺產”這一獨特的敘事視角出發,通過家庭關系的拆解與復合,展現了在房產、遺產成為老百姓關注熱點的今天,物質在人們心中掀起的狂瀾,揭示了遺產爭奪背后欲望的洪流以及人性的真實。這個視角無疑是富有話題效應和當下觀照的。然而,該劇的創作者并沒有停留在問題的原生態呈現上,而是通過展示不同人物價值觀的選擇和人性的變異,深入當代人內心世界深處,探尋欲望背后精神危機的根源與緩解之道。于是,我們在劇中看到:何志宏、鄭美黎因金錢而遮蔽了人性之真,迷失在了對物質的狂熱追逐中,以致親情冷漠、婚姻破裂;李小紅的媽媽衡量女婿的標準就是物質和權力,社會身份第一、金錢觀念至上導致她價值觀的嚴重錯位;因為鄭書軒的突然去世,鄭家人的親情、孝道一夜之間坍塌,傳統倫理和家庭觀念在欲望面前遭遇了傳承的危機。可以說,金錢和物質是造成劇中人情感沖突、人性突變、精神危機的重要原因。但戲劇性的是,該劇最后所有問題的解決又回到了金錢、物質上。何志宏開場時的“親不親錢上見”,最后因為還債的風波再次出現。兩家人因為錢生亂,最終又因錢生和。是什么原因讓大家在金錢上又和解了?傳統價值觀的回歸或許可以成為撫平當代人精神、情感創傷的一劑良藥。劇中,就在馬大海面對李小紅媽媽步步緊逼,準備放棄承擔債務的時候,鄭小帆率先在償還承諾書上簽下名字,并表示愿意成為爺爺和姥爺的債務承擔人。這也預示了年輕一代試圖擺脫欲望羈絆、追求新生活的一種努力。正是在鄭小帆的感召下,全家人漸漸走出了情感的陰霾,重新以家庭的名義團結在了一起。簽字的小情節體現著該劇大立意和大方向,只要全家人相互團結,彼此信任,勇擔責任,任何困難都是可以戰勝的。劇終,“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的匾額再次掛起,此時我們感受到的就不止是家風的歸來,更感受到維系國人精神和價值觀念的傳統的歸來,而這才是一個社會和諧發展所必須的文化根基。

  強烈的人物沖突和戲劇矛盾是該劇的一大特色。劇中主要的沖突和矛盾因遺產而生,并隨著遺產的去向、得失而起承、轉合。遺產成為全劇人物動作的行動核心,但是該劇的高明之處在于,借助不同劇中人的命運和選擇,一方面展現了遺產在當代社會、家庭中的有形價值,比如存款的多少、房子的歸屬等,另一方面提煉出了遺產背后的無形價值和精神意蘊,也恰恰是后者,從立意上再次提升了該劇的藝術水準,彰顯了創作者的人文關懷。鄭書軒為人剛正不阿、兩袖清風,馬良躬生活簡樸、做事認真踏實,他們不僅是兩個家庭的家長,更是兩個家庭的精神高地。他們的性格和氣質形成兩個家庭善良、忠厚、本分的“家風”,這是一個家庭的精神傳承,這種精神在鄭家浩身上傳遞著,也流淌進了鄭小帆這一代人的血液里。同樣在鄭書軒、馬良躬這一代人的身上,還有一種無形的財富,那就是“一萬小時理論”,是用七八年的時間研究螺母的工匠精神,是“要想大展宏圖,先踏實下來,練好業務”的職業精神,這些作為一個國家民族蓬勃生機、不斷進步的“國風”,也需要后代人的精神傳承,它們也是劇中遺產的社會和時代蘊涵。從家到國,從老一輩的賬本到新一輩的擔當,一份埋藏著生活矛盾的遺產變成了考驗人心的試金石,寄寓其中的精神蘊涵值得每一位走進劇場的人進行權衡與選擇。

  家有遺產》的舞臺呈現扎實、完整,場景調度流暢、自然,不同空間之間的組合切換、敘事場面的營造以及對人物情感的細節把握,都在導演的精心布局和演員的真情投入下,與全劇的情節演進有效地融合在了一起。舞臺上講述的是當下都市的故事,但它又是一部帶有鮮明地域特色的作品。齊東路站牌、風格別具的老式建筑、女婿送鲅魚的橋段、輪船的鳴笛聲、人物生活中的口頭禪等豐富的青島地域文化元素的運用,讓這部作品變成了屬于這座城市的“青島故事”,透露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的氣質與性格。
  “親情和責任也不是拿對錯來衡量的。”劇終,鄭家浩沒有責備馬大海的選擇,但他卻把這個難題拋給了觀眾。盡管全劇以大團圓的方式回歸了生活的溫情,增添了人性的溫暖,可是當生活中真正需要面對劇中人的選擇時,誰又能保證自己不妥協、不游移、不后退?這是該劇帶給我們無盡的回味,也是這部現實題材作品的深度所在。
19轮尤文图斯拉齐奥 百变时时时人工计划网页版 乐翻二人麻将苹果版 金殿国际棋牌 二八杠怎么看生死门 足球即时比分 河内5分彩软件下载 后二五码倍投方法 排列三大赢家6码 新疆时时开奖 二人雀神麻将番数图解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app下载 七星彩6十1规律图最新